您当前的位置: 潜山新闻在线 > 法制 >
法制

    监护权与隐私权爆发冲突咋办

    来源: 2020-09-15 16:00

      

    ● 翻看孩子的日记本、查聊天记录、安装监控监督孩子学习等做法容易破坏孩子的心理安全感,剥夺孩子的尊重需要,也失去了家庭教育的本意

    ● 忙于工作的家长安装监控监督孩子学习的初衷是可以理解的,但如果没有与孩子提前沟通协调好,那么这种做法不仅在一定程度上侵犯了孩子的隐私,还容易破坏家长与孩子之间的基本信任

    ● 根据我国法律规定,未成年人的隐私应该得到特殊保护,但与成年人相比,未成年人隐私权的克减性更加明显,受到的限制更多,这是因为未成年人心智尚未成熟,生存能力较弱,要想顺利成长,必须让渡部分隐私利益以便为家长充分行使监护权创造必要的空间

    近日,一段“14岁男孩报警称被父亲用摄像头监控”的视频引起社会公众热议。视频显示:家长因长期不在家,担心孩子沉迷网络游戏,成绩下滑,所以为了督促孩子学习,安装了摄像头进行监控。孩子报警称受到父亲监控,父亲反问孩子:“你有多少隐私?我是你什么人?我不可以监控你?”

    部分网友对这名父亲的做法表示反对,认为孩子不是父母的私有财产,而是独立完整的个体,拥有独立的人格,这种做法不仅侵犯了孩子的隐私权,还会让孩子对父母产生抵触情绪,很可能出现叛逆或自闭。也有部分网友表示支持,认为孩子的自控能力差,家长对孩子拥有监护和教育的权利,大人不在家时安装摄像头也是无奈之举,情有可原。

    如果单说隐私权,许多人都明白,但如果把隐私权放到一个家庭中去讨论,就不那么简单了。因为家庭成员之间有非常亲密的关系,而且还有非常明确的权利义务关系。那么,究竟该如何处理好亲人之间隐私权的冲突问题?

    亲人间隐私引热议

    监控定位影响关系

    近期,关于孩子隐私权的讨论持续引发热议。除了上述14岁男孩报警称被父亲用摄像头监控外,还有一位一年级女孩的妈妈,在家里安装了一个云台摄像头,即使人不在家,也可以通过手机随时监视孩子有没有按时看书、坐姿是不是端正。而且这位妈妈还时不时通过摄像头对讲功能喊:“坐直一点。你在看什么书?怎么又看动画片?”

    网友纷纷表示:突然想起了小时候,被父母支配的恐惧。

    如今,随着科技的发展,监控、定位等成为家长关注孩子的手段。当孩子们表示不满时,家长们往往以“为你好”这句话作为借口。

    对于家长是否可以监控孩子,《法治日报》记者近日随机采访了一些学生和家长。学生们普遍对这种作法表示理解,但同时认为这样的作法可能会引发孩子的逆反心理,同时监控探头也有死角,这样的做法治标不治本,孩子需要的不是监视,而是实际的陪伴、沟通和理解。

    受访家长则持两种观点。一些家长表示,因为小时候被父母偷看过日记或者其他隐私的事情,他们感到很不舒服,所以绝对不会在孩子不知情的情况下去做同样的事情,侵犯孩子的隐私可能会给他们留下心理阴影。

    同时,这些家长认为,以爱的名义安装监控器监视孩子的行为,偷看孩子日记的行为都是不可取的,教育孩子要讲究方式方法,沟通也要讲究方式方法。孩子是有自我意识、有自我情感的个体,随着孩子逐渐长大、心理逐渐成熟,需求也会日益增加。当家长以爱的名义侵犯孩子隐私的时候,孩子会觉得不被尊重、理解、信任,个人自尊会受到极大的伤害,会导致孩子产生自卑心理或逆反心理。

    也有一些家长认为,孩子是自己生的,没有隐私可言,家长有权利知道孩子的一切;还有一些家长认为,上大学后,孩子就有隐私了,现在还没有,而且这样做对孩子长大后有好处,父母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好,甚至认为翻看孩子的日记也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
    寻回家庭教育本意

    平衡监护权隐私权

    装摄像头监控孩子,这种家庭教育形式会有效果么?

    对此,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韩英伟直言:“摄像头式教育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起到监督作用,但长久下去,势必会让孩子产生逆反心理,不具有合理性,有侵犯子女隐私权之嫌疑。”

    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管理学院法律系主任郑宁认为,孩子不是父母的附属品,每个孩子都是独立的个体,都具有隐私权。翻看孩子的日记本、查聊天记录、安装监控监督孩子学习等做法容易破坏孩子的心理安全感,剥夺孩子的尊重需要,也失去了家庭教育的本意。

    郑宁说,这其实是如何平衡家长的监护权和孩子的隐私权的问题。忙于工作的家长安装监控监督孩子学习的初衷是可以理解的,但如果没有与孩子提前沟通协调好,那么这种做法不仅在一定程度上侵犯了孩子的隐私,还容易破坏亲子之间的基本信任。看似无形的监管,实则带来有形的压力,精神长时间处于高压状态,还可能会让孩子产生心理健康方面的问题。因此,家长需要找到合适的陪伴方式和教育方法,避免低质量的关心让孩子产生逆反心理,影响亲子关系。

    “用监控来督促孩子写作业的做法并不值得提倡,监控孩子做作业从长远来看也并不可取。仅靠监控不能培养出爱学习的子女,自觉听话的孩子往往不用监控,对内心抗拒学习的孩子来说,监控用处可能并不大。自律往往比他律更有效,在孩子自律的基础上,父母作为监护人应该多花时间进行陪伴和辅导,探索督促孩子学习的合理方式,培养孩子自主学习、自觉学习的好习惯。父母和孩子之间真诚平等的沟通和交流,远远要比通过冷冰冰的机器进行监控更有效。”郑宁说。

    未成年人的隐私权具有哪些特殊性呢?

    对此,韩英伟说,第一,未成年人的隐私权受到一定程度的法律限制。未成年人属于限制行为能力人和无行为能力人,其生理、心理等各方面发展尚不成熟。第二,未成年人的监护人依法对其享有监护权,这既是一种权利也是一种义务。监护人对未成年人的日常生活、教育情况享有知情权。

潜山新闻中心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拷贝镜像

冀icp备13008629号-1